什么软件可以租贵族号

JD租号 2020-05-07 00:15:02 0

辛亥革命后清朝贵族们靠什么生活

众所周知,清朝的八旗子弟在清朝末期,荒废骑射不思进取,依靠着满清政府的补足,过着颓废又糜烂的日子,那么在清朝灭亡之后,这些清朝的八旗贵族们又是怎么生活的呢?要知道就算是末代皇帝退位后,民国政府每年也只拨款400万给溥仪,对于八旗子弟这些清朝的遗老遗少,可是半分钱都不给的。

清朝的这些八旗贵族们,其实都从祖辈手中继承了大量的土地,按道理说就算清朝灭亡之后,也不会过得太差。但是要知道这些土地最初就是通过各种手段,从老百姓的手里面抢夺过来的,而当这些王公贵族失去了特权之后,手下的佃户们对这些贵族的恐惧也就淡了,该缴纳的佃租也不缴了,还把土地都占了,而没有权利的八旗子弟们对此也是无可奈何。虽然后来袁世凯也曾下令,让这些佃农缴纳佃租,但是也依然没有取得太大的效果,于是八旗子弟们无奈之下,只得把田地庄园低价转给了其他的地主、官僚和军阀们。

袁世凯虽然下达了大总统令,逼迫佃农交纳庄粮地租,广大佃户依然抗租、占地,王公贵族既收不到租银,府中的开支又很大,只得变卖庄地。这些庄地大多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一些地主、官僚和军阀。除了失去土地以外,贵族们自身也或多或少保留了一些财物,都是清朝时期利用权力获得得金银财宝,但是对于习惯了奢侈生活的贵族们而言,清朝灭亡后却不知节省,依然像以往一样挥霍着钱财,这种过法就算是金山也都会被搬空的。

泰坦尼克号台词

内容简介:

经典爱情:泰坦尼克号

爱情悟语:答应我,无论多么绝望,你都要活下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我答应你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詹姆斯·卡梅伦回忆录:

1912年4月14日晚上11时40分,号称“不沉之船”的“泰坦尼克”号豪华邮船在她的处女航中与冰山相撞,2小时40分钟后,船体带着1500多条生命沉入大西洋底。84年后,美国探险家布克租用俄国潜艇深入大西洋底,终于找到了“泰坦尼克”号的残骸。

布克的队员在沉船上发现了一幅素描画,它完好无损,画面上的少女裸身躺在沙发上,她的胸前戴着一颗硕大的钻石——价值连城的“海洋之心”,少女的眼中充满幸福感。画上的签名是杰克,时间是1912年4月14日。

这个消息通过卫星访问传遍了全世界。

布克收到卫星电话,那是一个老妇人的声音:“我叫露丝,我想知道你是否找到了‘海洋之心’,那画中的女人是我。”

画中人露丝已是101岁的老人了。她在孙女丽莎的陪同下来到“其士”号探险船上,船员们都好奇的看着这位满面皱纹,白发苍苍但目光炯炯有神的老人。老人刚刚坐定,就要求看那幅打捞上来的画。透过闪烁的波光,老人眼前又闪过那作画人的脸。她的蔚蓝的双眸深藏着84年前的爱情记忆——那短暂的然而又是终身难忘的生死之恋。“那颗钻石据说是来自路易十六皇冠上的蓝钻石,在他上断头台时被一同砍断,后来被加工成心形叫作‘海洋之心’,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石,比‘希望之钻’更值钱。根据保险公司记录,‘泰坦尼克’号沉没后一个名叫霍利的人曾要求索赔。据说霍利购买钻石是为了送给他的未婚妻。”“它很重,我只戴过一次。”露丝的回答使布克很兴奋,他感到露丝可以协助他找到这枚钻石。布克用模拟录像向老人讲解沉船的过程,但作为曾经身临其境的当事人,露丝自然有自己的感受。看着那从她当年的舱房里找到的镜子和头钗,老人感慨万分。露丝仿佛又嗅到“泰坦尼克”号那新刷的油漆气味,仿佛又看到了那些全新的瓷器和床单,她的思绪回到84年前的“泰坦尼克”号,那“梦之船”的“梦之旅”……

这是“梦之船”的首航日,码头上人头攒动。出身于上流社会的英国少女露丝在母亲和未婚夫霍利的陪同下登船,露丝和霍利将在美国举行婚礼。然而,对于露丝来说,“泰坦尼克”号并不是“梦之船”,而是“运奴船”,婚姻的枷锁将禁锢她的一生。母亲的沾沾自喜,霍利的傲慢自负,这一切都令露丝烦躁不安。从外表来看,她是一个有教养的生活优裕的贵族女孩,但她的内心却在呐喊。露丝带着一片茫然的神情开始了她前途未卜的旅程。

汽笛长鸣,人们涌上甲板。杰克和贾比挥舞着手中的船票狂奔而来,他们刚刚在赌博中赢了两张回美国的三等舱船票,这船票给了他们无限的希望,杰克边跑边喊:“美国,我来了!我是世界之王!”这是他的幸运之旅,也是他的爱情之旅和死亡之旅。

“泰坦尼克”号缓缓驶离码头,这是一座浮动的城。在这个浮动的城里,头等舱是当然的上等社会。夜幕降临,头等舱里灯火辉煌。航运公司老板伊士梅在餐桌上高谈阔论,席间恭维声四起,露丝显得心烦意乱,周围的一圈人虚伪的笑脸,刻板的举止和无聊的言谈都令她生厌。“我觉得一生不过如此,仿佛过了一辈子似的,永无休止的宴会、舞会,接触到的都是些思想狭隘言语无味的人。我就象站在悬崖边上,没有人拉我回来,没人关心甚至无人理会。”露丝越想越苦闷,她挑衅似的点燃一支烟,深深地吸了一口,这招来了母亲和未婚夫责怪的目光。露丝起身离席,她冲出大厅,直奔空无一人的船尾。

“泰坦尼克”号在全速前进。

夜空中繁星闪烁,杰克独自仰卧在无人的甲板上,独自享受这份宁静。这个幸运的流浪汉,飘泊者,在此之前,他靠在巴黎街头为女人们画像谋生,此时此刻,躺在这艘富贵之船上,正是他感到惬意的时候。露丝披散着头发,跨过船尾的栏杆,她脚踩栏杆站在船的外侧,面对滚滚而去的海浪,她真想一松手跳下去。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的杰克悄悄的来到露丝身后,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:“别这样。”

“你敢过来,我就跳下去。”露丝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“不,你不会的。如果要跳,你早就跳了。你跳,我也跳。”杰克脱下外套,解开鞋带。露丝惊讶的看着他。

“你会淹死。”露丝低声说。

“我是游泳健将,只是水太冷。别逼我跳下去。快,把手给我。”

露丝不由自主地将手伸给杰克,杰克抓住她的手,他们的目光相遇了。他们自我介绍。

露丝脚底忽然一滑,双脚踩空,整个身体悬在护栏外。露丝大声喊叫,杰克死命地将她拉上来,两人摔倒在甲板上。露丝的叫声惊动了船警,霍利也带着管家跑来了。他们看见一个穷小子和贵族小姐这样倒在甲板上,就不由分说将杰克铐起来。露丝说自己因为好奇,想看看船外,不料出了危险,是杰克救了她,于是,杰克成了救人的英雄。霍利吩咐管家奖赏杰克20元钱。露丝气愤的嘲讽道:“你爱的女人,公价是20元!”霍利盛气凌人地说:“明天请他同我们一起吃饭吧。”“一定来。”杰克不卑不亢,接受了邀请。霍利鄙夷不屑地打量着杰克,根本没把这个穷小子放在眼里。

露丝回到头等舱豪华的舱房,坐在梳妆台前想心事。霍利进来,将订婚典礼的礼物提早送给她,这是一颗路易十六戴过的蓝钻石,名曰“海洋之心”。作为美国钢铁大王的儿子,霍利觉得他的金钱可以征服一切。“露丝,这是来自皇室的,我们也要象皇室一样,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,希望你不要拒绝我,把你的心交给我吧。”

第二天,露丝来找杰克,他们绕着甲板边走边聊。杰克说了自己的身世,他是美国人,15岁时成了孤儿,四处流浪,去过许多国家。露丝诉说着自己的烦恼:“我周围的人都是那么的乏味无聊,毫无办法。我就要结婚了,我们已经发出了500多份请贴,费城的名流都会来。”杰克理解了露丝绝望的原因。杰克问露丝爱不爱她的未婚夫,露丝回避了这个问题,生气地说杰克放肆无礼。露丝抢过杰克的画本,杰克笔下栩栩如生的巴黎贫民形象吸引着露丝。杰克给她讲每幅画的来历,这是露丝从未接触过的生活画面。杰克的世界令露丝向往。露丝城赞杰克有才气,能看透人心,杰克对露丝说:“我能看透你,你当时不会跳下去。”露丝希望能像男人一样可以自由闯世界,可以骑马他们伏在船侧的护栏上,杰克教露丝向远处吐口水。露丝的母亲散步经过,很是不悦,她借故将女儿带走。

晚餐时间到了,杰克穿着好心的女暴发户玛丽太太借给他的崭新的晚礼服,应约来到头等舱餐厅参加晚宴。杰克在餐厅楼梯下学着人们握手的样子,不料被正在下楼的露丝看见。杰克学着电影里的样子吻了吻露丝的手,又伸出手臂,挽着露丝进入餐厅。餐桌上,露丝母亲故意当众向杰克问下等舱的情况,霍利马上证明杰克是三等舱的。杰克坦然地说:“我到处工作,在扑克牌中赢得船票,人生是一场幸运的游戏,我一无可缺,知足常乐。我热爱自由的生活,在生活中寻到自我。有时我露宿街头桥下,而现在我与你们这些上流人士同乘最豪华的客船。生命是天赐的,不应浪费,应当享受每一天。”杰克热情洋溢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,人们受了感染,为“享受每一天”干杯。杰克注意到露丝追随着自己的目光。晚餐结束后,人们照例去吸烟室喝两杯白兰地,他们自以为是又互相吹捧,谈论经济和时政。杰克道别时,悄悄塞给露丝一张字条,约她稍后在钟楼下见面。杰克带露丝到三等舱,参见真正的平民聚会。在苏格兰民乐中,他们脱鞋跳踢挞舞,喝平价酒,尽情的歌唱和喊叫,这给了露丝从未有过的快乐。露丝体验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心理释放。

霍利听说露丝和下等舱的平民跳舞,大发雷霆,他掀翻了桌子,狂怒的咆哮。露丝的母亲也警告露丝不要再跟杰克来往,因为她们的处境不妙,钱已用光。露丝的父亲去世时没有留下任何遗产,只留下上层社会的名分。在母亲看来,与霍利一家结婚是最理想的出路,是唯一的生存之道。“我们是女人,选择是有限的。”

船不分昼夜的全速航行,船东和船长都希望“泰坦尼克”号能创下横渡大西洋的新记录。

杰克无法克制对露丝的思念,他又一次去找露丝,但被霍利的管家阻挡了。杰克在甲板上找到正在散步的露丝,他将露丝拉到邻近的休息室里,急切的表白了自己的爱。露丝心情矛盾地说:“我已订婚了,杰克。”

“我不是傻瓜,我了解人情世故。我口袋里只有10元钱,没有什么可给你,但我已不能自拔。你记得我说过,你跳,我也跳。我只能这样。他们将会困住你,如果不脱身,你便会死,慢慢死。因为现在你仍然强壮,但我的爱火会熄灭,你只有自救……”

“放开我,让我走!”露丝心乱如麻。杰克松开手,露丝逃了出去。可是,当暮色降临,在餐厅里再次面对那些乏味的面孔,听着那些无聊的声音时,露丝再一次感到了压抑和窒息。她看见有一个小女孩,正按照母亲的安排,铺好餐巾,规规矩矩的木然端坐在那里,露丝顿时悟出了什么……

露丝冲上甲板,在暮色中深深呼吸着大西洋上寒冷的空气。杰克仍然站在那里,等待着应该属于他的女人。

“杰克,我改变主意了!”

杰克蓦然回首,露丝站在那里,露丝披一缕轻纱站在晚霞里,默默地望着他。杰克情不自禁地拥上前去,拉起了露丝的手。

“闭上眼,把你的手给我。你相信我吗?”杰克柔声说。露丝信任地伸出手,闭上眼,任凭杰克把她带到任何地方。

杰克带着露丝登上船首的栏杆,他们面向前方,临风而立。风吹起露丝棕色的长发,露丝的长发在杰克的肩头飘舞,他们缓缓的伸开双臂,杰克让露丝睁开眼。杰克贴近露丝的耳鬓,闻着露丝秀发的芳香,露丝欢快地说:“我在飞——”

镜头变为“其士”号拍摄的电视画面,那是已经沉入海底的船头。“这天之后,‘泰坦尼克’号不见天日……”年迈的露丝说。船员们在议论当年“泰坦尼克”号的船速问题。露丝抚摸着那打捞上来的发夹,深情地望着镜头中出现的船舱中的壁炉……

露丝带杰克回到她的头等舱,摆放在舱内的莫奈等人的作品令杰克很兴奋。这时间,露丝的未婚夫霍利仍在餐厅喝酒。露丝从保险箱里取出那颗名为“海洋之心”的蓝宝石项链,她要戴着它让杰克给她画裸体像。杰克感到一丝慌乱。露丝的身体完全地展现在杰克的眼前。露丝唤起了杰克的创作激情,他很快就进入状态,飞快的在纸上画起来。“大艺术家,你脸红了!”露丝喜悦地叫道。

特写镜头:露丝年轻的眼睛,变成布满皱纹的眼睛。人们屏声静息地听着老年露丝的讲诉:“我的心跳得很厉害,当时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坦荡……”

画完不久,霍利回来了。杰克和露丝赶紧从后门溜走。霍利看见露丝的裸体画,顿时犹如五雷轰顶,他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另有所爱。霍利暴跳如雷,他吩咐管家和仆人去找,他发誓要跟杰克算帐。沉浸在爱情中的杰克和露丝,他们和霍利的管家玩着捉迷藏游戏。他们从头等舱下到底舱,穿过机声隆隆的机房,跑到货舱里,在一辆停放在底舱的豪华车里,两个相爱的人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两颗炽热的心终于熔化在了一起,杰克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占有了露丝。刻骨铭心的爱,瞬间就是永恒。

他们在甲板上旁若无人地拥抱亲吻着。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恋人不知道灭顶之灾就要降临。一座巨大的冰山挡住了客轮的航线。当守望塔在漆黑的海面上发现冰山时,“泰坦尼克”号还在全速前进。警报声从守望塔传来,船长立即命令急速左转。船大舵小,舵轮已经转到了尽头,方向虽有一些扭转,但仍然无法避开冰山。巨大的船体擦过冰山,海水无情地涌进船里。一分钟内海水已至船骨以上14尺,底部3个舱和6号锅炉房都有进水,船尾开始下沉了。

“我们还有多少时间?”船长着急地问。

“最多两个小时。”

“泰坦尼克”号的乘客们大多都在船舱里,很少有人把这船身的“微微一震”当作灭顶之灾的前兆。杰克和露丝在甲板上感受到了这危险。露丝找到“泰坦尼克”号的设计师安德鲁,让他说明此刻大家面临的真实情况,安德鲁让她赶快穿上救生衣,去甲板准备上救生艇离开大船。

“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吗,这船上的救生设备只够一半人用。”

露丝赶回舱房找她的母亲,霍利和船警在等待着他们。杰克万万没有想到,霍利串通管家栽赃陷害自己是小偷,他们从杰克衣兜里搜出丢失的宝石,又说杰克穿的外套也不是他自己的。杰克有口难辩,他被船警带走,铐在底层的一间船舱里。

死亡的阴影笼罩着“泰坦尼克”号。“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”号即将沉没。船上的救生艇只够一半人使用,其他人将被抛在冰海里淹死或冻死。救生艇成了人们活命的唯一希望。

露丝随母亲来到甲板上,船员们正在紧张地准备救生艇。一支乐队在甲板上演奏,他们期望音乐可以缓解人们的紧张情绪。船长宣布:“妇女和孩子先上救生艇!”

露丝的母亲、女暴发户玛丽太太等人被安排上了救生艇,露丝不想上去,她的心里惦着杰克,她相信杰克是冤枉的,她要去救杰克。霍利阻挡露丝,骂她“要做那阴沟里老鼠的情妇”,露丝冲着霍利猛啐口水,冲着他喊:“宁做他的情妇也不做你的妻子!”露丝告别母亲,飞跑而去。

头等舱的乘客有优先逃生的机会,三等舱的大门被紧锁着,舱底传来人们的哭叫声。

露丝乘升降机下到底层,她在船员通道左冲右突,不停的喊着杰克的名字,艰难地寻找着。杰克被铐在一间小房里,海水已经漫到他的腰际。杰克被铐在铁杆上,钥匙又被霍利的管家拿走了,露丝出去求救,但通道里已是空空荡荡,无人相助。露丝找到一把消防斧,在杰克的鼓励下,闭上眼睛,用力地斩断手铐,杰克得救了。

他们随着三等舱的人流涌上甲板。甲板上已是一片混乱,求生的欲望使人们争抢着登上救生艇,一旁的船员只得鸣枪维持秩序。这时间,大部分救生艇正在划离“泰坦尼克”号,人多艇少,头等舱的乘客自顾逃命,本可容纳70多人的救生艇,有的只装上20多人就匆匆离去了,总设计师安德鲁发现了这个问题时已经晚了。现在只剩最后两只救生艇了。杰克强迫露丝登船,已买通船员可以随时逃命的霍利发现了他们,他假惺惺地劝露丝先上救生艇,并把自己的大衣披在露丝身上,却忘了大衣口袋里装着那颗“海洋之心”。霍利对露丝说他和杰克都不会有事,他另有办法,露丝迟疑地上了救生艇。

救生艇被缓缓地从船舷放下洋面。霍利当然不会帮助杰克逃命,“我有船,但不会管你,我是最后的赢家。”坐在救生艇上的露丝望着那两个男人站在即将沉没的大船上,她泪流满面,她忽然起身,冲动的拉住缆绳,从缓缓下降的小艇爬到大船的下层,杰克急忙赶来,紧紧地拥抱露丝。“你说过,你跳,我也跳!”露丝深情地说。

霍利他们也赶来了。在这大难临头之际,霍利还是不能克制心中的妒火,他愤怒地用手枪追杀这对令他忍无可忍的恋人。霍利打光了子弹,杰克和露丝跳入大厅水中逃走。后甲板放下最后一只救生艇,这是霍利刚才用钱行贿,让梅道为他私藏的一只救生艇。人们汹涌而来。梅道开枪打死一人,人群稍稍有些平静。霍利要求上船,说是事先说好的,梅道将钱朝他扔去:“现在钱也救不了你的命了!”梅道开枪自杀。走投无路的霍利情急之中抱起一个孩子,声称他是这个孩子唯一的亲人,霍利就这样上了救生艇。

最后一条救生艇也满了,最后的希望消失了。“泰坦尼克”号沉没在即,船上一片混乱。人们惊恐的目光带着世纪末的绝望和无助。船上尚有1000多人,人们四处奔走,孤独的哀号。船长把自己关进驾驶舱,他只能与“泰坦尼克”号共存亡。设计师把时钟拨到预计沉船的那一刻,乐队仍在演奏:“上帝啊,我们离你近了……”

船体断裂,烟囱倾倒,船尾迅速下沉,人们跑向船头,确切地说,是爬向船头。最后的时刻到来了。露丝和杰克拼命地向上攀援,他们抱住船头的旗杆,数小时前,他们还在这里迎风而立,寻找飞的感觉……

救生艇上的人们,默默的望着沉没之前灯火通明的“泰坦尼克”号,随着一声惊呼,灯火熄灭了。“船沉下去的时候,会把我们吸入水底,要深吸一口气,使劲向上,浮出水面。”杰克叮嘱露丝,他们的手紧握着。

“泰坦尼克”号沉没了。

露丝和杰克还是被巨大的潜流冲开了。浮出水面的露丝高声呼喊着杰克,没过多久,杰克的头也露出水面,他游近露丝:“快离开这儿,不要停下!”露丝跟在他的身后,使劲朝前游去。

杰克抓到一块木板,让露丝爬上木板。

水面上凄惨的喊叫声渐渐平息下来。杰克依旧安慰着露丝:“救生艇会来救我们的。”露丝望着杰克说:“杰克,我爱你。”杰克忍着难以抵挡的寒冷,对露丝说:“要坚持住,露丝,你明白吗?”

“我感到很冷……”

“坚持住,答应我,活下去,你不能放弃!无论发生什么事……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露丝的眼里满是泪水。

寒星闪烁的夜幕下,冰冷的水面一片死寂。水面上浮着一具具被冻僵了的尸体。救生艇返回来了,一个船员高声喊道:“还有人活着吗?还有人活着吗?”

躺在木板上的露丝听到了喊声,她抬起头来叫着杰克,但杰克已经死去了,他们的手还紧紧地握在一起,冻僵了的杰克静静地沉在水里,这一刻异常宁静,只有海水拍打着浮木的声音。

救生艇救起了露丝。几个小时后,“喀尔巴阡山”号搭救了救生艇上所有的幸存者。幸存者中也有霍利,霍利似乎是在寻找露丝,但露丝默默地回避了。

露丝实现了她对杰克的承诺,她没有放弃生命,她活了下来。在“泰坦尼克”号沉没的84年后,露丝仍然健康的活着,在露丝的内心深处,他们的爱还活着。

“杰克救了我,他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,可我连他的一张相片都没有,他只活在我的记忆中。”

在“泰坦尼克”号沉没的84年后的一个静谧之夜,露丝走到探险船的船头,将那颗“海洋之心”钻石扔进了海里,那是“泰坦尼克”号沉没的地方。夜里,露丝梦见了杰克,他们又一次在“泰坦尼克”号的钟楼相见了。“泰坦尼克”号的乘客和船员们,他们向着观众转过身来,仿佛是最后的谢幕礼,露丝和杰克在众人的掌声里拥抱在了一起……

——詹姆士·卡梅伦

1996-1997年

版权声明

版权所属:JD租号

文章作者:sniper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jdchery.com/wen/22557.html

版权声明:原创文章,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原始出处及本声明。

JD租号-专业的游戏账号交易平台

https://www.jdchery.com/

| 沪ICP备14093508号

Powered By JD租号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新闻

感谢JD租号友情技术支持